欢迎来到沈阳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智能

代表月盾第三十七章隔墙有耳

2020.09.21 来源: 浏览:0次

月盾 第三十七章 隔墙有耳

“魔力涌动”这个陌生的词语对于阿维来说不会感觉到很意外,毕竟说出这话的人是曾经的魔法继承人本尼科特,而且既然是本尼科特的精神体说出的话,那就肯定有可以尝试去理解的地方!

“我现在就要下去这个古怪的地方了,本尼科特先生是否有什么好的建议?”

“噢,我的建议就是做你想做的事情,不过要先把必须做的事情做好,不然的话可是会吃大亏的。”

菲莉斯蒂摇了摇阿维的肩膀,她还以为阿维是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密道而吓得动弹不得,殊不知阿维在和本尼科特进行精神沟通的时候是会发呆出神的。

“我们下去吧。”菲莉斯蒂已经推开了那扇大门,而门后面则出现了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阶梯。阿维看到这条通道的各处都有悬挂着的火炬和油灯,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孤儿院下方的秘密建筑肯定会有人守护着的。

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平台将首先落地保利北京两项目二人在闪身进入通道后便把那扇大门给立即关上,把脚步放得更轻,如同蜗牛般贴着墙壁往地下深处走去。

这段地下通道先是陡峭地往下延伸,然后是一个分叉路口。左边的通道并没有多少亮光,而正面的通从阿姆斯特丹飞往吉隆坡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17航班客机在顿涅茨克州坠毁。机上包括85名儿童和15名机组人员在内的298人全部遇难。其中有193人是荷兰公民。道则和之前的通道一样,灯火通明。阿维建议先继续往前走去,即使很不幸遇到了卫兵也可以立马转头逃跑,不至于在黑暗之中迷失了方向。

二人步步为营地往前进,这条正面的通道偶尔会有一些拐弯角度不大的拐角,这样刚好给二人提供了匿藏自己的屏障。他们大概向前走了五分钟后,开始能够隐约地听到有人对话的声音。

“停下来,”菲莉斯蒂走在前面,而阿维则监视着后方,“先等我看看。”红发少女说罢便在这个拐角处露出了头,偷偷地看了一眼后面通道的情况。这条通道的尽头距离二人所在的拐角处约莫三十米,而尽头的地方则有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房间的房间门是打开着的,里面还传来人说话的声音,只不过菲莉斯蒂和那房间的距离实在太远,只能听到一些模糊不清的单字。

“我们要不要走过去?”阿维也伸出了头,偷偷地躲在菲莉斯蒂身后看着那两个房间。

“如果还是听不清楚的话,我们肯定是要走过去的,”菲莉斯蒂把阿维给推了回去,自己也闪身回到拐角后,“即使我们还有其他机会再次潜入,但这一次也不应该是空手而回。算上米歇尔救出阿蝶的时间,现在应该还有大约二十分钟多的时间留给我们,我们先考虑如何多获取一些有用的情报。”

菲莉斯蒂说得有道理,阿维立即跟在了菲莉斯蒂的身后,从拐角后挪出了身体,缓慢地往那个打开的房间处靠近。阿维想把匕首拿到手上,但菲莉斯蒂却把那把双色刃佣兵团的信物匕首给塞了回去,她用手势示意即使出现了什么状况,她都可以自己应付。

二人的双脚都紧贴着地板,不发出一丝声响地靠近到房间之外。他们就站在门外的一侧,半蹲在地上,聆听着房间内的对话。

一个舌头打结,嘴唇好像被缝上的人说道:“现在也就只有这个时候能够让我感觉到安心,多谢你带来的酒,没有它们的话,说不定我今晚要守夜到天明。”

另一个声音厚实、语气自然淡定的人则说:“本来值夜班就是一件难熬的差事,况且今天是周末,孤儿院的人手也少了很多,需要加紧提防。”

“有什么好提防的!不就是一群小鬼嘛,难不成因为那次事件后就要我盯着这条通道,直到盯到我死为止?!”喝了酒的这个门卫显然有点愤慨,他在说完这话后又立即灌了一些液体,阿维和菲莉斯蒂都猜得出那是烈酒。

另一个好像没有喝酒的人继续说:“那次事件已经惊动了比院长还要高级的官员,但我很清楚那次出逃事件的绝对不在孤儿院的身上,也绝对不在你和其他园丁、守卫的身上,问题其实是出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那个人才是这个地下建筑的主人,我们只是给他服务的下人,即使有什么坏事发生,我们也只会是替罪羊,像阿奇博尔德和埃文那种家伙是绝对不会怪责到他头上的!”醉酒门卫提到院长和埃文的名字时,阿维和菲莉斯蒂立即交换了一个眼神。阿维回想起当天跟随史迪克来到这里游览时,埃文和院长所说的话里那一点让他想不通的地方,现在看来,那两个人显然是这个秘密的知情者。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按理说那些失败的‘献身者’不都应该全部处理掉了吗?为什么会让那次出逃事件发生?”这个问问题的人好像知道的情况不如醉酒门卫,更像是在给对方套话,“据我所知,除了一个怪物和一个‘聆听者’逃跑了之外,还有另外两个刚被送进来没多久的孤儿逃走了,除非是蓄谋已久的计划,不然的话按理说他们是不可能从这里逃出去的。”

聆听者?阿维听到这个词后第一反应便联想到其他事情。他曾经听说过大陆关于生命兵器的传闻――拥有生命兵器并且能发挥其蕴含的力量者必须为“共鸣者”,这个聆听者和共鸣者是不是一样的身份?毕竟那些人正在讨论的事可是和人造生命兵器有关的事情啊。

只听到那个醉酒门卫把酒瓶狠狠地砸了桌子一下,“如果说只有那几个小鬼倒是也没什么大碍,可是那个怪物竟然和小鬼串通了在一起,他们还把两件半成品拿走了!其中一件可是‘短发’的成果啊!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肯定死也要拉住那个聆听者的腿,不让他带着那两件半成品从这里逃出去!”

阿维听到这里,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背后的黑刃短刀,那极有可能就是对方所说的半成品之一。而对方所说的怪物,难不成就是被那是萨林斯王国士兵追捕着,躲到了教皇国林区里的沃尔夫冈?

“别太自责了,不过我听说自从那次之后,连那条连着孤儿院的河道也给封堵了?”

“没错,那次之后

,阿奇博尔德那家伙对所有园丁和卫兵都大发雷霆,他还撤换了一批人,还好没有害我丢掉这份工作…”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又传出了“咕噜、咕噜”的饮酒声,“本来通往城外的河道被截了,毕竟那些出逃的家伙是从那里游出去的,现在即使是变成了鱼也不可能从那里逃走了!”

另一个人沉默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听说他已经完成了一件新的成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今天的问题好像有点多啊!”

“啊…我也是随便问问罢了,你知道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到孤儿院工作了,如果不了解多一点之前发生的情况,我之后的工作也不好开展。”

“没错,他是完成了新的成品,而且听说那个拥有其中一件半成品的山贼首领被抓了回来,上头还打算多接受一些孤儿,然后挑选更多的‘献身者’进入这里,给他多做研究,看来你有得忙了。”

“忙一点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嘛,好了,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差不多要回去睡觉了。”

听到这里,阿维立即和菲莉斯蒂推开了另一间房间的门,闪身进入其中。刚才菲莉斯蒂就偷偷推开了这没有锁上的木门,里面没有传来任何声息,是一个空房间。

“我们等他离开了再作打算吧?!”阿维从门口的缝隙往外看,一个戴着眼镜的人正慢慢走出通道,往外走去,对方应该就是刚才在给门卫灌酒和套话的家伙。

“现在就是探寻秘密的大好时机!”红发少女低声地在阿维的耳边说到,“杀掉那个醉酒门卫!”



心律不齐
巴中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两岁孩子拉肚子怎么办
Tags:
友情链接
沈阳互联网